哥伦比亚宣布进入卫生紧急状态
来源:哥伦比亚宣布进入卫生紧急状态发稿时间:2020-03-31 13:00:23


“爸爸妈妈,我向你们道歉,请原谅女儿的选择,请原谅女儿的不辞而别。疫情严峻,湖北需要医护人员,于是,我选择了驰援武汉。瞒着你们,不是怕你们不同意,而是怕你们为我担心。……疫情过后,我最想做的就是把你们接到明水,接到我的身边,我要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,珍惜日后有你们的每一天!”【文/观察者网】2000万人口的纽约州昨日新冠确诊病例数量已经超过了6600万人口的湖北省。然而,和湖北不同的是,纽约州非但没有得到来自联邦的大量医疗资源,相反,该州还在“市场经济”条件下,和美国其他地区,还有联邦政府“争抢”来自中国的呼吸机订单。

“她人很好,有爱心、有事业心。”慕荣琪未婚夫说,疫情期间他也在明水县的疫情一线进行入户排查与守小区大门,他明白特殊时期年轻人的责任与义务,所以对于慕荣琪去武汉的选择他是支持的。

“最开始接待我们的是中心医院本院的护士,她已经连续工作8个小时了,却不能休息,因为缺人缺物资。”慕荣琪说,当她看见那名接待护士戴着的护目镜内已不是浓浓雾气,而是一串一串的水珠在下滑时,特别想让她停下来休息会儿,“更想自己赶紧上手,多帮一些。”

科莫周二重申,相比大多数其他呼吸系统疾病患者,新冠肺炎患者需要使用更长时间的呼吸机,他认为纽约州需要的时间要多得多。“病人住院一旦变长,要么他接受治疗后出院,要么上呼吸机治疗,”科莫说。“病人使用呼吸机的时间越长,他脱离呼吸机的可能性就越小。”

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,尽管核酸都转成了阴性,肺部的病变依然在进展,他的血氧进一步下降,病情不允许他外出CT,床旁胸片变成了“白肺”,他成为了危重症患者。

“前三天我们一直都在酒店里培训,由国家医疗队的专业医师来教大家怎么做好防护措施,尽可能的在工作中保护好自己。”慕荣琪告诉红星新闻,她从业已有4年,却是第一次穿、脱防护服,“康盈医院也有感染科,但我们以前收治的患者都没有这次这么‘危险’,防护措施也从未做到这么周密。”

“当时只有一个想法:去武汉,去帮忙。”慕荣琪告诉红星新闻,2月24日是她原定的婚期,但她“自私”了一把将婚期推迟了,“我告诉未婚夫我将要去武汉支援的消息后,他没有怪我,只是有些担心我。”

而当慕荣琪穿上一层又一层的防护服,戴上口罩护目镜后,才知道这一切有多难受,“整个人都处于密封状态,能感受到汗水顺着脖子往下淌,也能看到护目镜上的雾气变成水珠。”慕荣琪说,因为防护物资紧缺,她们必须保证六个小时不吃不喝不排,“很难受,除了身体上的,还有每天因为疫情而变动的心情。”

“这一场灾难让武汉人遭受了太多,其实这几天他说去了监护室我就知道不好,我也明白您们支援武汉都很不容易,但是希望您们努力救救他,他对我们家很重要,我同意必要时插管,同意一切抢救……谢谢您!谢谢!”

“医生,我还能好吗?”